湖南服企现状:7000多企业只有4个名牌企业资讯中国服装网-ca1477

  4月8日,长沙市宁乡县,湖南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生产车间。

  上周,福建七匹狼公布2013年年报,数据显示去年七匹狼服装业务营业收入有26亿多元。此前,浙江服装企业雅戈尔公布的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品牌服装实现营业收入42.7亿元。

  相比这些省份服装企业的庞大收入,湖南的服装企业显得有点拮据。据湖南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刘佳玫介绍,去年忘不了的产值为6亿元;而湖南另一家服装企业圣得西的相关人员表示,去年产值也只有10亿元左右。

  湖南是南方的产棉大省,苎麻的产量也占据全国60%份额,在占据原材料优势的情况之下,为何如今湖南的服装产业在全国却默默无闻?

  现状

  曾经沧海:知名企业纷纷没落

  “如果往回数十几年,湖南还是有一批叫得出名号的服装企业,比如益鑫泰、波月、天剑、诗燕、圣得西、忘不了等。但如今,有点知名度的企业屈指可数。”在长沙做服装生意的于玲说。

  省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汤小健证实了于玲的说法:“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湖南服装业在全国有一定的地位,服装工业产量、产值、出口创汇等几大指标都位居全国前列。”

  上世纪90年代,益阳“益鑫泰”一句“中国人的面子”让湖南的服装成为天安门国旗护卫队选定的制式衬衫。娄底的“波月”西服更是与当时的雅戈尔、杉杉等同列为“全国十大西服品牌”。

  然而,到2008年,全省登记注册的纺织服装企业虽然有7000多家,但发展成知名品牌的屈指可数,大多数品牌如同过眼烟云,难觅踪影。湖南人更是身着浙江、福建、广东等外地品牌的服装来去匆匆。

  今日一粟:龙头不强总量不大

  “湖南至今只有4个中国驰名商标,除了圣得西、忘不了,还有派意特和韶峰,后两个以做定向生产(如单位订制职业装)为主。”汤小健介绍。

  据了解,如今浙江宁波一个市就拥有20个中国名牌、25个中国驰名商标。该市知名服装品牌雅戈尔此前公布的年报显示,2013年净利润有近13.6亿元,上市之后,如今市值已经达到161.23亿元。同为宁波品牌的杉杉,市值也有66.83亿元。

  相比这些企业的庞大规模,湖南的服装企业却不及冰山一角。去年,忘不了服饰的总产值只有6亿元,圣得西的总产值也只有10多亿元,还不及雅戈尔一年的净利润。

  而雅戈尔、七匹狼等品牌在全国各地铺路,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而忘不了服饰如今只在湖南、广西、广东、江西四个省份布点,其中湖南就占据了160多个。

  不仅如此,湖南的纺织服装行业的工业总产值也不及江浙等省份。数据显示,2011年,湖南纺织服装业的工业总产值是835.33亿元。而邻省江西的数据为11500亿元,排名全国第六,在我们提出“打造纺织千亿产业”时,他们早已大步跨入“万亿俱乐部”。

  探因

  1 别人1块钱可做成的事,这里要3块

  说起福建,人们就会想到七匹狼、柒牌、九牧王等品牌;说起浙江,人们也能想起雅戈尔、森马、美特斯邦威、太平鸟等服饰品牌。

  如今广东的女装、福建的男装、武汉的中老年装等形成一定知名度的“地域派系”,但是湘派服饰,却没有形成有特色鲜明的“派”。

  对于湖南服装产业的发展现状,业内人士异口同声表示缺少相关产业链。

  “无论是面料、辅料,还是别的配套设施,湖南都没有。”忘不了服饰的执行董事刘佳玫表示,福建那些企业在“家门口”的工厂就能选择自己需要的材料,从国外进口面料,江浙省份也能直接到岸,而我们则需要去那边挑选,“他们只需要1块钱就能做成的事情,我们需要3块钱甚至更多。”

  湖南派意特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学军说起创业之初前往江浙等地选择面料时的艰辛更是记忆犹新。“那时为了省钱,坐着拖拉机去工厂引进原料,后来拖拉机都翻到了水田里。”姜学军说,产业链的不完整,材料的缺乏,是制约湖南服装产业发展的最大因素。

  2 原料虽有,技术却跟不上

  湖南的棉花产量在南方省份排在前列;苎麻产量占据全国60%的份额。原材料明明有这样的优势,为何服装产业却不能借此发展起来?

  对此,刘佳玫介绍,中国有个成语叫“披麻戴孝”,因为文化的原因,并不是所有人对麻都能接受。“另外,湖南本地对麻布的加工技术跟不上,导致相关的产业也无法壮大。对于麻的运用,整个公司占据的比重也只有10%。”

  汤小健也表示,湖南虽然是棉麻生产大省,但是粗细纱织工艺都不够精,印染水平跟不上,更别说达到绿色环保要求了。所以大部分企业选择从江浙进货。

  3 设计师跳槽太频繁

  对于湖南的服装企业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短板就是人才的缺乏。

  “由于湖南企业未成气候,导致整体氛围不好,地处内地也很难吸引优质人才。”在湖南做了十多年的一位服装设计人士说,湖南的服装企业并不重视对设计师的培养,而是喜欢从外地或者国外聘请人员,这样就导致人员流动性大、设计师跳槽频繁的局面。

  记者了解到,如今有一定实力的湘派服饰企业,纷纷选择聘请各种设计师“外援队”。例如,忘不了以4万元一堂课的高价,请中国顶级品牌设计师来公司授课;圣得西也邀请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大师丹尼法莱加盟。

  可是,对于湖南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并没有这样的实力去挖取人才。湖南有3所服装专业院校,每年有数百名毕业生,由于环境和工资待遇问题,设计人才大多数“孔雀东南飞”。据报道,在湖南70万服装生产从业人员中,仅有130名具有专业职称的设计师,比例不到千分之一。

  4 各自为战,难以产生品牌效应

  湖南的忘不了、圣得西等品牌都建立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比雅戈尔、柒牌等品牌稍微晚了几年,而杉杉、七匹狼等后起之秀则通过上市等途径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说起湘派服饰企业这一盘棋,省服装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龚道模不无遗憾,他曾经表示:“湖南服饰行业比较散漫,像温州等地,商会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是抱团出拳。”据了解,湖南省服饰产业协会一度停办10年,重组后,主要办事人员仅3人。

  可是要湖南服饰企业走抱团发展、规模发展之路,并不简单。“湖南服装企业的领导人观念相对保守,此前忘不了、圣得西两家企业互不往来,一方的公司骨干如果去另外一方找人吃饭,高层领导都会有意见。”某业内人士说。

  据了解,忘不了和圣得西的老总罗美元、罗文亮两人是亲姐弟,省纺织行业办公室曾经计划将两家联合起来整体打包上市,其中一家的答复是:“企业能够保持目前的发展态势就很知足了,没有上市的打算。”

  “其实,大部分服装企业淘汰出局,关键是没有真正形成特色品牌,不能产生品牌效应。”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蒋衡杰如此评价湖南服装产业的沉浮。

  记者手记

  眼界决定高度

  一家勉强维生的窗帘店老板请教专家谋个新出路。专家问他做什么,他回答是窗帘生意。专家告诉他:“不,你做的是调节光线的生意。”一句话,让老板从思考如何生产更多的窗帘,转而思考如何运用各种材料、方法来调节光线,企业的发展机会完全改观。

  英国史学者李跃滋说:“成功来自对市场认识的透彻程度和远见卓识。”这就是眼界决定高度,只有看得远,才能站得高。

  当年,江南春把一个个电视屏挂到写字楼电梯口,于是有了分众传媒,但他不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卖广告的;梁建章、沈南鹏当年雇了一帮业务员在大街小巷发送会员卡,于是有了携程,但他们不会说携程是发旅行卡的……

  同理,湖南的服装行业也是,只有企业领导人把目光看得更远,才能成就本土的服装产业发展。我们可以比赛,但是应该把目光放在更广阔的全国乃至世界市场;我们可以抱团,用集体的力量来做大规模拉动本土氛围的成长;我们还可以上市,这是企业做大做强的一种途径。

声明:以上湖南服企现状:7000多企业只有4个名牌内容由“中国服装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相关的主题文章: